罗大佑时隔15年内地开唱,终于明白家的意义

2018-01-08 01:12:05      点击:

跨年那晚,罗大佑在北京开启了名为“当年离家的年轻人”的巡回演唱会,相比之前在台北小巨蛋的黯然收场,这次演唱会的门票在开演前几天就已经全部售罄。
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

容纳近万人的北京凯迪拉克中心座无虚席,人们从全国各地赶来,带着自己的故事,带着自己的挚爱,用满载一代人青春回忆的歌声共同迎接新一年的到来。

时隔多年,那个当年离家的年轻人回来了。

对于家乡,每个人都会有一层根深蒂固的情感在那里。对于罗大佑来说,家,更是潜意识地贯穿了他的创作主线。

罗大佑两次写《家》,第一次是他30岁的时候,他写道“我的家庭我诞生的地方”。
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

罗大佑1954年出生在台湾省苗栗县,他是客家人,骨子里对原住民或是未被城镇化的部落有种难以割舍的情愫。

因为出生医药世家的缘故,他高中毕业如父愿考入了台中的中国医药学院医学系。但是从小对音乐的热忱,从未因为所学专业减缓半分。

70年代末到八十年代,整个台湾都陷入了狂热的“唱自己的歌”的民歌运动,在大量西洋音乐、日本靡靡之音的充斥下,创作属于中国人的本土音乐越来越迫在眉睫。于是罗大佑没留后路的踏进了乐坛,更踏上了用音乐敲醒了正在迷失在外来文化的中国人。
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

1982年他正式推出了自己的个人首张专辑《之乎者也》,这是一张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专辑,甚至台湾流行音乐可以以此张专辑作为前后的分水岭。

而这张专辑中最振聋发聩的便是《鹿港小镇》,此次跨年演唱会的主题“当年离家的年轻人”一句便出自这首歌。他用摇滚的声嘶力竭呐喊:“台北不是我的家,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。鹿港的街道,鹿港的渔村,妈祖庙里烧香的人们。”

这一曲歌词,石破天惊的呐喊出对现代都是文明无望的幻灭感,将当下台湾人民的情绪倾泻而出,有人评价说:总有一天,《鹿港小镇》会被选进历史课本。

这张专辑除了《鹿港小镇》,还有一曲《光阴的故事》,而这首歌更是直接影响了内地高晓松等校园民谣的创作,他用行云流水的叙事手法,凭吊过往的青春。

当然我们最熟悉的《童年》也是出自这张专辑,他用轻松、快乐、无忧无虑的姿态唱着童年的纯真,而那段口哨更成了众多怀旧文青不可磨灭的青春印记。
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

1984年台北演唱会,是罗大佑离开台湾前的最后一场演唱会,那年的罗大佑顶着爆炸头,踏着随性的舞步,哼唱着《之乎者也》。

1985年,罗大佑暂别台湾,赴港发展,与林夕合作后,创作了惊天地的《皇后大道东》。

从85年离开台湾,三年后回来,加上94年又一次出走,他的漂泊时期一共有9个城市。他说,要成为一个真正的歌手,必须到处漂泊。

罗大佑出走时是年轻人,回家时我感觉他还未老,他自己自嘲地说,这次巡回演出也算是让他在这个年纪有所长进。
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

如今,墨镜依旧戴着,棱角和杀气却没了。女儿的出生让罗大佑感受到责任感,他带着带着妻儿回家乡台湾定居,教女儿学台语,他“渴望一个温暖的家庭”。

去年7月,罗大佑推出了最新专辑《家III》,这是他第二次写家。《家III》用4个字概括就是温情内敛,曾经傲骨铮铮,如今温情脉脉,曾经喊着歌词,如今唱着情话。

曾经的冲撞棱角,在岁月中已经磨砺成温柔的旋律和词句,如今的罗大佑,卸下铠甲,尘埃落定,我们却依旧能在他的音乐里感受到这位音乐匠人的精细手艺。
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

时至今日,许多人赶着追求新鲜和刺激,孰不知经过岁月沉淀下来的精华更为珍贵。无论这些年来被世人如何定义,罗大佑仍然是走在音乐之路上谦卑的行者。

光阴将许多人变成曾经无法想象的那种中年人,好在世间还有个罗大佑,人生步履不停,仍有一颗不变的心。

售前QQ客服
售后QQ客服